雪灵-Snowspirit

这里雪灵请多指教w

【反逆/愿此即是他们真正的日常】 (完稿于2015.12.28)(其实十月份就开始写了)



天上云彩之间,洒下几缕灿烂的阳光。地上草坪之中,钻出几朵淡雅的小花。

离宫的花园里依旧是那美丽的景象,虽说没到百花齐放的季节,几簇淡黄淡蓝的小花也够装点这充满绿意的地方了。

眺望过去,可看得见一棵橡树下多了几个人影。树冠为他们遮了太阳的炎热,洒下斑驳倒影。

有两人似乎在下棋。旁边的两位少女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粉色发丝的下发,淡紫色瞳孔中映出了黑白分明的棋局,黑子白子交错在一起,看不出谁占了上风。一位蓝眸青年脸上带着自信的神色,执起白色棋子,向着前方攻去。他对面的黑发少年脸上表情拧了起来,调动黑色"骑士"救局……一位褐发的少女懒散地躺在草地上,靠着自己的哥哥睡着了。

稍远处,一幅色彩亮丽的油画正待完工,画纸上,阳光透过云层,透过树叶,拥抱着那树下的几位兄妹。那年轻的画家细细地修改着细节,有时似乎是不满画的色彩,又刷上几笔淡淡的亮光。

当他完成自己大作之时,那边的棋局也似乎结束了。结果似乎没什么意外。黑发少年不服输地盯着已被将死的残局,似乎是在思考自己的失误之处。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妹妹呻吟了几声,眉头紧皱,脸色也显得格外苍白,似乎是做了什么特别糟糕的梦似的。

他轻轻地将手放到了她的肩上,温柔地唤她的名字,想要将她从噩梦中叫醒,紫色的眸子里满是关怀。多少年了,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温柔。

少女睁开眼,猛地抱住了他,紧紧地抱住。把自己的头埋在他的怀里,颤抖着。双手抓着他的衣服,似乎使出了全身力气抱紧他,就像……就像不小心就会失去他一样。

“娜娜莉!你怎么了!”旁边的粉发少女见状,一时间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其他人听见了她的叫声,也一齐看向这边。

“我……我……”似乎是听见了哥哥的心跳,又或者是感受到那熟悉的体温,她手上的力道松了点儿,嘴里喃喃道:“哥哥……”

少年看着怀中的妹妹,宠溺又担心地摸了摸她的头。“没事的,我在这里。”

她这才抬起头,正迎上他柔情似水的瞳,似乎长舒了一口气,再向周围瞄去,看见皇兄皇姐们投来担心的目光,蓝眸中闪过一丝迷茫,又低下头去,像是因为害羞,或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我……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大家都……离宫……这里的幸福……被不知哪里来的子弹……从宫里流出好多血……大家……大家都被淹没在血海之中……然后……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是,我听见……大家都……哥哥也是,哥哥也……”

“没事了,没事了。哥哥在这里,大家都在这里,不会走的。”

“娜娜莉,那个梦真可怕呢,可是啊,只不过是梦而已。离宫、我们的幸福可不会被哪里来的子弹击碎呢!父皇不会允许的,玛丽安娜大人不会允许的,姐姐不会允许的,而且,我也不会允许的!”粉发少女说到。

“我们都不会允许的。”温柔的声音传来。那人淡黄色的头发被阳光涂成了金黄,蓝色的眸子中还是那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目光又转向远处,看着这美丽的景色,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这里的一切,至少是这里的一切,是不会变的。”

“尤菲姐姐,修奈泽尔哥哥……”看着大家都看着自己,少女才放开了自己的哥哥,慌忙抹了抹眼角的泪珠,“抱歉啊,我……是啊,不过是梦而已!大家都好好的,大家都……”

可是,她的心还是在颤抖着。梦中的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绝望……就像,这里明媚的阳光才是梦境之中……

她又回头看了那华丽的宫殿——一切如常,没什么……

“离宫被血淹没?那是一幅怎样的景色啊。”那位画家已经起身,拿着画笔,思索着看着那宫殿,似乎在想象那幅场景,“说起来我还没画过血呢。”

“克洛维斯!”黑发少年怒吼道,在确定妹妹已经自己坐直后就腾地站起来,去抢那人手上的画笔。

“喂,鲁鲁修!啊!”两人推推攘攘,一齐摔到了地上。

“啊啊,克洛维斯,鲁鲁修,你们又闹起来了啊。”从远处走来一位褐发的年轻人,似乎是皱了皱眉,“修奈泽尔,你在旁边也不劝劝。”

“已经习惯了,劝也劝不住。”他耸一耸肩,似乎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两兄弟打闹。旁边的科奈莉娅与尤菲也捂嘴笑着,而那位棕发少女……

看见了这玩闹的日常,心头的阴云似乎渐渐被驱散,啊,是啊,这里才是现实,美好的现实。

“鲁鲁修!你干什么!”

“克洛维斯!我不许你想那些!给我好好的画风景就好!”

“啊啊,这又是怎么了?本来没想什么,但你这么说,就一定要试试了!”转眼间,他已经制服了黑发少年,“喂鲁鲁修,就算你头脑好,打架还是打不过我的啊。”

“我要杀了你,总有一天要杀了你!”

“哈哈,来啊。”

“额……克洛维斯哥哥……我觉得吧,要是鲁鲁修真的想做,他有一百种方法杀了你。”旁边的粉发少女笑着说。

“啊,连尤菲也帮着他!”

少女回给了他一个调皮的笑容。

“喂,奥德维斯哥哥,修奈泽尔哥哥,科奈莉娅姐姐,娜娜莉,你们不帮我吗?!”

被他点名的几人只是以看戏的样子笑着看着他们。

“行行行!鲁鲁修,输给你了!哪天我要被杀了就绝对是你干的!大家都看好!要是我死了就去找鲁鲁修麻烦啊!真是的谁跟你说我要画血了你那么激动干嘛!离宫……”他顿了顿,看着这阳光明媚的景色,“离宫不适合血的红色。还是这样温暖的色调比较好……喂我刚刚画好了一张画你们不看吗?我觉得这次画的不错呢。”

于是大家都围了过去。鲁鲁修脸上满是不服气的表情,却也在娜娜莉的推搡下上前去看了。

那栩栩如生的画作,映出了此时的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