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spirit

这里雪灵请多指教w
反逆传勇HQ三个大坑坑底躺着我的三个影分身
反逆:朱雀尤菲修奈泽尔etc
传勇:席恩莱纳菲利斯etc
HQ:青城条善寺etc
热烈欢迎同好勾搭w

【传勇传/莱西莱/永永远远不分离】


Warning:故事来源于一个15年的梦(是的这是我的梦你敢信吗?!),稍微加了一点剧情就写了出来,所以……逻辑混乱!ooc!请千万别指望我这个渣渣能把乱七八糟的梦写得多好qwq 感觉可以算莱西也可以算西莱 以上ok请继续:

———————————分割线————————————

晴空万里,圆月高悬。

随着一阵熙熙攘攘的人声,灯火已被抹除的空旷大殿突然变得明光烁亮,各色魔法阵交相辉映,将这一片漆黑渲染地犹如白昼,又似乎能让人联想起新年的烟花大会。

可这里并没有新年烟火那么美好的事情。只有被逼进死路的绝望。

银发的英雄王挡在爱人身前,独自对抗着一个排人数的昔日战友。

“陛下,您还打算护着莱纳琉特吗?明明您再清楚不过,您自己,人类,世界,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啊,是的。” 金瞳中映出的坚毅决心一如既往,不,甚至远胜于当年--不似当初吞下软弱与迷茫含泪前进的自己,现在他的心中没有一丁点其他的想法,独有那唯一的目标。“莱纳不能死。我不会让他死的。” 这坚定而平静的话语中蕴含的力量,让人不禁想去相信。可局势,分明已经无可挽回。

不会让他死的。

“哎,那么,对不住了!” 米兰的黑锲召唤出的影兽猛地袭来,背后克劳米拉等人亦叹着气挥手攻击。

就在这时,一抹亮黄的影子闪过,劈开了迎面而来的黑影。“席恩!快带着那个家伙离开!这里由我来挡住!!” 劈碎黑暗的,是她手上那把已与其相伴多年的大剑。

那把剑,从很多年前开始,就与莱纳的头部有着不解之缘,可在莱纳如此虚弱的现在,它自然不能再如往常那样向他劈去。

也许,再也不会了。

……

五年前,莱纳他们终于把世界从祭司的控制中解放出来。他们所呼吸的空气,所看见的蓝天,所立足的大地,一切一切,都已经远离了那个无止境的绝望轮回。世界会不停运转,春天的新叶,秋天的果实,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人类都可以笑着生活下去。闪着光辉的明日一定会到来,未来一定会比现在更加美好。那时候的大家,是这样相信着的。

可是就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里,有的人,却被诅咒了。

在最后一击之后,在建设永恒的魔法防御之时,怕寂寞的恶魔附身者,莱纳琉特,承受了来自世界之外的全部恶意。

那时的情况当事人已经记得不太真切了,反正已经胜利了,除了感到恶魔不复存在这种很自然的事情之外,魔法天才莱纳也丝毫没发觉异常,而那些丑陋生物的咒骂便很自然地被人们抛在脑后。

那时候,莱纳还在期盼着一个充满光明的未来。他和席恩的手,终于握在了一同。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诅咒的影响渐渐显现了出来。莱纳的魔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减弱,并伴随着偶尔的头痛与神智不清,哪怕最好的医师法师也无法判断其中原因。这并不像是怕寂寞的恶魔离开所带来的后遗症。到此时,大家才想起了祭司口中的诅咒。

那是一个缓慢发动的,必定夺走莱纳性命的诅咒。并且,莱纳因咒术发作死去的那一日,世界也将到达终结。

一开始,大家还迫切地寻找的解决办法。他们相信着,当初的轮回也好,现在的诅咒也罢,只要努力去探寻,一定能找到出路。世界是这样过来的,莱纳也一定没事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莱纳的身体每况愈下时日无多,解咒的研究却没有丝毫积极的进展,每一次新的发现,无一不指向那最差的结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似乎已经变成莱纳必死无疑的局势了。并且,一旦诅咒发动,整个世界都将为之陪葬。所以,为了这个新生的世界,唯一的答案已经再明了不过了:抢在最坏的局面之前,由人类,杀死莱纳。

带着世界毁灭的可能寻找出路什么的,太过危险。于是,罗兰德的盟友们放弃了,罗兰德的大臣们放弃了,莱纳自己也几乎放弃了。

但是,有一个人,始终不肯放手。

……

“莱纳,跟我走吧,”如同多年前一样,那人金色的眼中闪烁着的某些东西让人无法拒绝,仿佛与多年之前晨曦下的某场回忆重合。当年,莱纳并没有握住那只手,但是此时,那人的光芒却是那样强烈。

自己……还有救吗?自己不被人杀死真的好吗?现在的自己还被允许苟延残喘于世吗?自己不会给大家添了太多麻烦吗……

但是,这一切的疑问,都化在了那人温暖的笑颜之中……他仿佛在说着“没关系的,跟着我,就一定没问题的”

是啊,自己在想些什么啊。席恩在这里,他为了我而站在这里,所以那些闹别扭似的疑问,那些像当年那样仿佛拒绝一切的疑问,都可以打消了吧?为了他,我不能死。他也不可能让我死。跟着他的话……

“啊,席恩,” 他握住了那只手,掌心里传来的温度又让他感到了无限的可能,“与你一起的话……”

与这个人一起的话,一定行的。

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我们一定没事的,一定能再一起好好活着,好好欢笑的。

只要和你一起。

……

可是,相信这种东西,对解决现在的问题并没有丝毫帮助。

背叛了战友背叛了世界的席恩带着莱纳走上了逃亡的旅程。

然后,最后,他们到达了那个地方,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地方。

是的,再怎么去相信,也不可能无视劈头盖脸砸向自己的现实。

天空中的明月洒下清清冷冷的光芒,竹林中的绿竹正随风摇摆,发出沙沙的声响,在已被遗弃的古楼之上,两人累得瘫倒。

“不行了……”莱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们要追上来了,来,快点,我背你”

“席恩,” 他开了口,那月亮的光透过云层,照在他俩的脸上,“实话告诉我吧,真的还有救吗?”

对方只是望着他,并没有回答。

那答案,再明显不过了吧。

“不用再跑了。如果真的到了诅咒发作的那一刻,这整个世界,我们牺牲了那么多所换来的这个世界,这里所有的人,都会不复存在的吧。”

几只鸟儿从天空中掠过。

“席恩,我们逃不掉的。不论是从我们部下带领的追击队手中,还是从这绝望的命运之中。” 眼角滑过一丝泪水,“所以,你来杀了我吧。”

“莱纳……”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对吧。你为了我,屡次背叛了世界。现在杀了我,告诉他们你已经想通了,然后回罗兰德好好生活吧。” 眸中映出的爱人脸庞分外憔悴。

“啊,席恩阿斯塔尔将会杀死莱纳琉特,重新作为英雄王,守护这个世界。”那人颤抖着认同了他的提案。

“对不起,席恩。我想,趁我还意识清醒的时候,死在你的手上。席恩,请原谅我这个自私的愿望吧。我希望最后一刻能和你在一起。” 这么说着,他的泪水已不受控制地滚滚而下。

他不是怕死--不,对死亡的恐惧人人都会有的--但最怕的是死后便无法与席恩相见,最怕的是被迫与心爱之人分离。好不容易走了这么远,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结局吗?我们已经,不能再一起拥有明日了吗……

啊,那个家伙沉着脸,似乎也是哭了的样子。莱纳挣扎着站起,想挤出一个微笑,为席恩擦去泪水,可自己却哭得更凶了。

他只得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爱人,感受着对方回报过来的那份体温,眼泪毫无保留地洒在他的衣襟之上。他不甘心,不接受,却终究是无可奈何。所能做的,也只是多一刻留恋于那人的温暖。

“杀了我吧。就在这里。当我把魔法师最大的弱点暴露在你面前之时。”

他的手,拂过他的发。

“来吧,席恩,让这一切都结束吧。当我沉浸在你的温柔之时,当我吸吮着你的呼吸之时……”

他的脸,凑向他的脸。

“让一切……”

他的唇,抵上了他的唇。

……

那熟悉的触感,那已经体会过无数次的交缠,那直达心底的甜美,那是世间最美的事物,那是能让他沉迷其中一睡不醒的毒药。每一次,都能让他摆脱世间各种纷扰,沉浸在纯粹的幸福之中。

但这次,是最后一次了。

这一次,那温柔的感觉一如既往,但心中却充满了悲伤。

莱纳双手加了些力气,似乎想要更加努力地抱住自己身前的人,甚至想将他嵌入自己的身体,深怕被命运分离。

席恩应该同时也在布置魔法阵执行自己的最后一个请求吧--莱纳现在不想去管那些伤心之事,他只是尽了自己全部精力,想留住面前这一份温暖。

随着嘴中的味道,一起融入心来的,是最初之时的晨曦下的约定,一直以来的挣扎一直以来的伤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人温暖的笑,那个人伸出的手,那个人漂亮的眸子。

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对方的呼吸轻轻地扑在脸上,让人那么得安心。呼啸的狂风仿佛静止了一般,天地间只能感受到自己与爱人的存在。

两人的泪融在了一起,互相缠绵的舌间尝到了这混合着的一丝微咸,似乎再也分不出这是来自谁的泪水。

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再也感觉不到其他的事物,这一刻,所有的意义似乎都不过是眼前之人。

那一刻,莱纳似乎什么都不怕了。

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定格这一刻该有多好。相交相绕,不分你我,直到海枯石烂,地久天荒。

……

要是莱纳有留意,一定能发现那个运行中的魔法阵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可他并没有。

意识从一片混沌中清醒之后,便感觉看见眼前的人倒了下去。

那并不是席恩阿斯塔尔。而是莱纳琉特。

再看向水潭中自己的面容,那分明,

就是席恩。

……

大惊之下,他感受到了空气中还未散去的精灵列阵,那并不单是让人在安乐中死去的魔法,那排列,同时也包含了魔法师不可逾越的禁忌。

那是,交换灵魂的魔法。这种魔法一旦发动失败,将会造成毁灭性的灾难,甚至可能干涉时空,就连魔法天才莱纳也从未想过使用。但此时,席恩选择了它,并且……

他呆呆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影。这份身体里没有感觉到另一份意识,那么席恩现在的意识灵魂到了何处?莱纳并不知道。他缓缓蹲下,看着自己曾经的面容。

死去的,到底是谁?

当他还大脑空白愣在原地之时,一串记忆如汹涌的洪水一般忽地涌入心头,那瞬间的冲击仿佛要撕裂他的精神。

那一切都是那么地真实,跟着母亲离开皇宫,在街头被人唾骂,在学院发展党羽,之后又见证多少同伴的死亡,然后,在革命的战场上浴血奋战,在勇者的诅咒之下坚持前进,再到拯救世界之后的欢笑,在那之后的悲伤,全部全部都一齐涌入了他的心头。

但最为强烈的,是对某个复写眼持有者的感情。那是一种,哪怕只是轻轻触即都要让人流下泪水的感情。

像是感觉自己所见的天空被谁撕裂,强制性地灌入了别人的一切,哪怕那个人是自己最为亲近之人,哪怕这些事,都早已知晓,但那全新感情的涌入还是让他一震。

这是这具身体的记忆,这是席恩所走过的一生,挣扎着,彷惶着,却笔直向前的一生。

此时,不知是记忆混合的冲击更大,还是为爱人所背负的东西悲伤更多,亦或是为自己就让他那样离开的悔恨更强,泪水,又一次滚滚而下。

席恩经历的所有,席恩这一生的轨迹,全都原原本本地在这里。

再回过头来,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是莱纳琉特?还是席恩阿斯塔尔?

在悲伤之后,带来的是无尽的恐惧。心爱之人已经死了,唯留自己存活于世。他仿佛看见了席恩那戏谑的笑,“抱歉了,之后就请你在我的身体里生活下去啦,幸福的工作什么的都交给你啦。不~准~拒~绝~噢~”

那家伙……

然后,他就听见了别处传来的人声。米兰他们要到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后退了一步,席恩所使用禁忌魔法的事情当然不可能让他们知道,那么……

“席恩阿斯塔尔将会杀死莱纳琉特,重新作为英雄王,守护这个世界。” 这一句话突然压上了他的心头,化为重担。

于是,当米兰他们到达之后……

“陛下……这……”

“是的,是我杀了他。”他这样答道,面无表情。

军中一同赶来的蜜尔可等人对“莱纳”的死痛哭流涕,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却不知该如何面对。

死掉的是谁?是谁杀了谁?他不知道,只是默默地握紧了拳头。这一份身体的所有他都已经知晓,

米兰看见倒在地上的尸体,向自己深深地鞠了一躬。“陛下的选择是正确的。” 见他没有回答之后,又补充道:“莱纳琉特会被授以英烈之名,以国家之礼下葬。”

站着的银发之人没再理会他,只是带着这一份还未十分习惯的身躯缓缓地离开了人群。

风声,似乎停歇,月亮,也躲在了云层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东边第一抹日光。那一抹光芒,能否打破他心里这一块死寂的坚冰?那一抹光芒,能否带来与爱人重遇的希望?

“这之后,我们将永永远远在一起了。” 突然,脑中浮现出了这样一句话,略带玩笑感觉的话语。那是席恩给他的信息吗?他的手,慢慢拂向了心口。

“真是的,以后再也逃不出你这个工作狂的魔爪了吧。” 他仰头,目送着那月亮的影子变得越来越不可捕捉。

从今以后,我们就将这样在一起了,永永远远,永永远远。

……

这是我俩共同的秘密。席恩,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灵魂现在在何处,但你的一切,这具身体都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了。

在你为我延续的生命里,这往后的年月中,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去追寻,一定能够找到与你再遇的方法。

目光投向了墙上的镜子。这么多年,我已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模样,活成了你的样子。你的部下都没有发觉异常,也还真是可笑,我居然能过扮演好你这个别扭的偏执工作狂人,明明曾经觉得午睡才是我的唯一愿望……

席恩,我做得还好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呢?你一定会回来的吧。

我知道你一直在的。

“喂……席恩……”

FIN







注:文中提到的席恩的“记忆”是身体的记忆,但是我这里的“灵魂”是和“意识”挂钩别的存在。当然记忆是组成一个人的很重要的部分,但不是全部。莱纳继承了席恩的身体和记忆,所以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融为一体”/“永永远远在一起”了,但是理所当然地,他还想再见到席恩,与那人的灵魂/意识再次相遇,为此追寻着。好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清楚😂

我不管了!我要打tag了!😂

【HQ/影日/吃醋梗】(完稿于2017.5.15)

搬运存档。这篇大概算是影日的爱情向cp文(明明你自己都不萌爱情向),其实我觉得某一段段要是改掉也会是我很喜欢的那种友情向/战友向,但是鉴于那天我吃同人粮吃疯了突然想看这个场景,以及想看我基友( @火羽 machine♏ )爆炸的样子,就加了那一点

本人超级虚,不敢打tag,然后被朋友说了半天才颤颤抖抖地重发打了tag的……写的渣希望轻喷qwq



————————————————————————


最近乌野的二传手和一年级新来的MB练习的次数越来越多。那个叫铃木的褐发后辈出色的运动能力让人咂舌,188cm的身高更是让他在空中战极具优势。可惜在技巧方面他还远远不足,虽说也有一定的基础,但扣出来的球总让人觉得是浪费了这人的能力。

还好铃木非常有上进心,在队长缘下提点之后便特别努力练习扣杀,而二传手影山也在他身上看见了潜能,经常在他练习时帮忙托球。不到两周,铃木进步飞快,已经开始和影山配合着打速攻了。在一次练习赛上,他的活跃更是让音驹的教练不住点头。

乌野的排球队里,这位新人得到了诸多前辈的一致赞扬,三年级的王牌田中甚至拍着铃木的后背放话说几年后其一定会继承自己的王牌位置,带领乌野走得更远,不过马上说这话的人就被缘下笑着赶去复习单元考了。

铃木的加入可以算是弥补了东峰前辈毕业所带来的战斗力空档,大概所有人都很高兴……

当然有一个人例外……

“哥哥你不需要训练的吗?”

“不去了不去了,影山那家伙在给铃木托球!哼!!”橙发的少年赌气把自己埋在枕头里。

……

虽说怪人速攻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也不需要多去苦练了,但是不给我托球什么的还真是难受啊影山那个混蛋!

“咻”得将一年级新二传手那并不十分精准的托球扣到地上,日向终于忍不住了。

“影山!传球给我!!!” 毫无征兆地大吼响彻了整个体育馆,震惊了所有队员们。

“日向前辈?现在影山桑是我的练习搭档啊?” 铃木不理解地看着他。

“日向你说什么呢,快回去练习啦别把一年级的后辈晾在那里了!呆子!”

“影山!你说过的吧!只要有你在,我就是最强的!那现在呢!为什么不为我托球了!难道……难道铃木来了我就没有用了吗?!他将会成为乌野的王牌,那我呢!我呢!!我们还一起打进了全国!现在我就成了那个“无法带来胜利”的累赘了吗!回答我啊!影山!”

影山一时呆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吃醋吗?

铃木似乎是没怎么明白前辈到底在说什么,还跃跃欲试要打影山的托球,缘下和田中正准备过来劝架,而那个一年级的二传手则一脸无助地愣在原地。

“铃木,接下来跟我打一次速攻。跑到球场无人的地方迅速起跳,在最高处挥臂,球我负责传到。”

惊人的回复。

虽然并没搞懂到底怎么了,铃木还是带着满腔的热情照做了,然后,毫无意外地,在空中犹豫了零点几秒之后挥空。

“啊啊影山前辈,那个球好难啊,我再试一次吧!”

“不用了,铃木你休息一会儿吧。” 说完,他又转向日向,没有再说话,可那眼神的适宜,又再明白不过了。

轻咬了一下嘴唇,吞下某些要溢出来的情感,日向助跑,起跳,挥臂,球在另一边击地弹起飞得老远。一气呵成。

一年生们睁大了眼睛,而前辈们则一脸自豪看着这两位乌野的明星。

击球的触感还停留在手上。那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感觉,只有打出影山托来的排球时才有的那种,直达心底的快感。

“日向,这一球,除了你我,还有别人能做到吗!”

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湿润的东西。

“你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们会一同向前,全国,世界!一起走下去的!”

影山……

“你永远都是我最强的搭档!最强的诱饵那时候也好,之后最强的王牌也好,永远。”

“影……影山……” 啊,该死,要哭出来了。

“傻瓜。” 低下头,抚摸着他的头发,在他眉间轻轻降下一吻。

……

END


后记:

(缘下一脸抽搐地咳了一声让那两位闪着光芒的二年生注意影响)

(看那边月岛带着一副奇怪的笑容拉着山口走开了诶!)

(不我真不是要顺带卖月山你相信我)

刷屏致歉

刚刚搬了十多篇文存档,为带来的不便给大家道歉qwq
之后没可能再像这样刷了qwq😂
tag以后再说,可能都黑历史不好见人不打tag的orz
睡觉了w

【传勇传/席恩叙事诗(?)】(写于2016.2)

搬旧文存档,同系列还有米兰的。想写莱纳的但是这个坑一直没填上……

这几天会再发个刚刚写的中篇同人文www(已经写好了需要润色而已)
————————

拥有坚强意志的金色眼眸
散发着高贵气息的银色长发
我看着他笔直地站在那里
站在朝阳的前方

“能请你和我一起战斗吗”
于是他伸出了手
“我一定会创造那样的一个世界”
于是他带着自信的笑容
“那个能让大家幸福生活的世界”
于是他就像那太阳一样
“我保证”
吸引着周围的人们

“跟着席恩就一定没问题的”
他们这么说着。

然后人死了
然后相信着他的伙伴们死了
而他还要咽下悲伤
咽下快把自己压垮的悲伤
还要吞下愧疚
吞下染上同伴鲜血的愧疚
之后
背着令人绝望的黑暗
在那条路上
继续挣扎
继续扮演散发着光芒的英雄王

于是他的世界被分成了几块:
子民的欢呼
黑暗的压迫
战友的审核
勇者的痛楚
以及
对自己命运浑然不知的
挚友

在那个国度
他无处依靠
也许真心欢笑之时
只有在与他俩的玩闹
然而内心却也知晓
勇者恶魔的命运无处可逃
于是在他俩周游各国之时
于是在看似刁难的命令之下
暗与泪
只能埋在内心的殿堂。

那座殿堂
下着雨
我看见他跪在那里
望着天
我看见他伸出了手
像是想被谁所救赎
但能抓住的
只有寂寞

但他还在前进
还把一切揽到身上
妄想能够达成最后的承诺
就那样啊
为了创造没有悲伤的世界
要先亲自实行有必要的杀戮
就那样啊
为了保住大多数人的幸福
要先亲手折断少数人的未来

人人都能欢笑度日的国家
通向那不切实际梦想的道路
被鲜血染成了赤红
我看见
他跪在血海之中
小声地呻吟
那诉求却总也无法传出
绝望的网络

那人坚定的誓言
一次次让人咋舌的来信
是处于黑暗中的他无法触及的毒药
这流着金色血液的双手
什么也不配抓住

于是就那样
在那条淌血的道路上
那条就算流着眼泪
就算脆弱地就要倒下
就算再怎么想回到从前
也不被容许丝毫停留的道路上
脆弱而坚强地前行

却也会被搅乱心神
却也会在明知不是他的人之前愣住
“软弱,你过于软弱了呢”
“但是席恩君,你的软弱我并不认为那是一件坏事呢”
“为什么能够在那份弱小中保持着最强大的力量呢?”

再次相遇后迎来的是熟悉声音的怒吼
“不知道啦!不可能知道的吧!因为你什么都没说!哪可能知道啊!”
那是某个黄昏
当一位国王为了敌人冲入陷境
当一切,超出了他们的预知

在那个疯狂的世界里
上古的神明开始了行动
于是一切拼图又被打翻
于是从被破坏的裂缝里
久违地能够看见光明

脚步轻盈
终于又和友人走到了一起
虽然面对令人绝望的未来
却也看见了欢笑的可能性
就那样走了下去
银色长发仍透出高贵气息
金色瞳孔也映出坚定意志
却再也不是孤身一人
身旁
是一同战斗的朋友
背后
是初生的晨曦

【传勇传/米兰叙事诗(?)】(写于2016.2)

搬旧文存档,同系列还有席恩的。想写莱纳的但是这个坑一直没填上……

————————


我看着那黑色的影子
看着那锐利的眼眸
看着那于黑暗中潜行的恶魔

我就这样看着
看着他手一挥
鲜血就溅到了脸上
看着他嘴一撇
对手就飞出去老远

一直看着,一直看着
看着他的冷酷
看着他的无情
看着他的力量
看着他的理智

于是便想着
那飘扬的黑发下
那冰冷的瞳孔中
所隐藏的是怎样的情感?
所燃烧的是怎样的火焰?

之后便知道了
那个孩子的绝望
那个孩子的复仇
那个,堕入黑暗的理由

心已死去
弑亲母
杀继父
泯灭所谓的情感
迈出的每一步
均是最有效的行动

无情的影子
愿为光背负所有的肮脏
愿为王开辟前进的道路

然后我又看见了
看见了他心中的欲望
那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欲望
也看见了他强大的理智
那为长发染上悲伤色彩的理智

接下来我又看不见了
我看不见那条黑暗道路的尽头
亦看不见他的理智会将他带往何处
在所谓的Happy Ending中
在黎明的曙光下
那个一直存在于暗中的影子
将去向何方

(至少他的王,大概不会回应他的欲望)

【亚战/那一天】(完稿于2017.4.13)


那一天,解放王亚尔斯兰拖着风寒病体批阅公文,异教的王后红着脸斥责国王不顾身体,勒令其赶快休息。那泛黄的圣经静静地躺在桌前。

那一天,大将军达龙与万骑长耶拉姆来到那尔撒斯府上拜访,前者被满屋画作惊得目瞪口呆,笑称其恐怖程度多年未变。

那一天,夫人亚尔佛莉德出来迎接之时仍与耶拉姆无故斗嘴,情形宛如当年。

那一天,乐师奇夫奏曲取悦其妻,后者笑骂其油嘴滑舌引精灵不满。

那一天,万骑长加斯旺德在逗猫时又一次被抓伤。

那一天,万骑长克巴多与奇斯瓦特把酒言欢。

那一天,商人夏加德正从绢之国返航。

那一天,辛德拉国王拉杰特拉在宫内与虎作乐。

那一天,鲁西达尼亚先王在帕尔斯享乐。

那一天,鲁西达尼亚现任国王吉斯卡尔于国内与大臣议事。

那一天……

“今天的云,是什么样的?”
“今天的云啊……很大很大……”
“听起来,和当初那天一样啊。云,像国家那么大吗……”
“不,我不觉得他们能被国家约束。他们是很自由的,就那样无拘无束地随着风,能去向任何地方,就像……”
“就像?”
“就像你我二人。”
……
“我爱你。”

【HQ/追赶】(写于2017.1.30)


他们在互相追赶。
追赶前辈的现在。
追赶天才的未来。
“我永远也无法追上那个人。”
“在飞速成长的你面前,我很快就会被超越吧。”
“但是……”
眼中闪着光芒,嘴角挂着微笑,抬手,击球。

【HQ/毕业】(写于2017.1.29)

“再见了。”
“再见了……前辈……”
“我们一定会……”
哭声。泪水。
可是也有笑颜。
他们,哭着,笑着,离开了那个奋战三年的地方。
高中生的排球队,每年都在变化,没有什么是能长久留住的。
也没有谁,是能了无遗憾的。
但是,即便如此……
“好了恶心死了快把你的鼻涕擦掉!”
他们也在努力前进。

【HQ/及影/Next】(完稿于2017.1.28)

第一篇hq相关。大概我一周目看hq的时候就一直想看到这个场景,然后就写下来了。现在再看这篇东西倒真没啥感觉了。
标题写的及影,但是不是爱情的cp向(hq里谁的爱情向cp我其实都不萌),也不算是友情向,硬要说应该是对手?反正人和人之间的联系多种多样,我很多时候想写的就是这种无法一言以蔽之的联系


——————————————————————


球场中传来的欢呼之声让他心中有些恍惚。距离乌野那最后一击也过了好些时候了,可明显有很多刚刚经历、亦或是目睹这次盛大战役的人们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之情。

不就是打败了白鸟……

是啊,那个白鸟泽,被新生的乌野,给打败了。

那个白鸟泽……

回过神来,已有些穿着那套队服的人走了出来。那空气中弥漫着的低沉气压,竟让及川感到了一种胜利的快感。

打败他们的又不是你。脑中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他脸上的肌肉又一次绷紧。

队伍的最后若有所思的牛岛,目光对上了他的眼睛,又缓缓别过了头,不向这边再看一眼。

牛岛,下次一定会打败你。这样想着,他的目光竟已经放到了第二年的大学联赛。

可是,不知为何,面对宿敌牛岛,想到来年的比赛,及川心中却没像以往那样充满那般的不甘与斗志。

脑中满是那个人的影子。

那个飞速成长中的天才。

这场比赛中,那人的身姿,那人的传球……

可真漂亮啊。

他能明显得看出来,比起前次与自己比赛时,影山又向前越出了一大步。

想想这个人的未来,可真是……

正想到此时,脑海中的景色和眼前重合。迎面,对上了那人的眼睛,以及那显而易见的获得胜利的激动之情。

啊啊……

擦肩而过,只有余光能瞟到背后那一抹黑色身影。他眼中却闪出了一种欲望的光芒……

“飞雄,变强了啊。”

轻轻转身,那人的脸庞又一次变得清晰。

眼前这人的未来……既让人害怕……

“真希望你快些长大……”

鹰的眼睛。

“早点,去大学吧,在那里……”

蛇的眼睛。

“一定会再次打败你。”

……又让人兴奋不已啊!